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小青的情人 第27章

时间:2018-09-24
福华饭店的房间里,紧合的窗帘,阻断了台北渐渐发白的清晨天色,也增添了在柔和的灯光下,室内无比的温馨与浪漫情调。……男人像心理医师似的,对小青说完话,倾身将床头柜的收音机扭开,播放仍是轻缓、柔软的「晚间音乐」。……然后,他才拉着小青的两手,以十分礼貌、和蔼的口气问:「放轻鬆些,张太太!对了,我可以这样叫你吗?」
  几年前就开始有「外遇」的杨小青,听徐立彬这么问,立刻想到:在无数次「幽会」的床上,多少个男人都这样叫过自己;早已是再熟悉也不过的称呼了。
  ……
  而现在,最新的情人把自己也同样喊成「张太太」,不禁立刻在习惯性的羞怯中,觉得好有催情作用;便抬起头害臊似的轻声应道:「嗯!只是有点……蛮不习惯耶!……不过,你既然是医师,我当然也就像病人一样,都听你的喽!……那,徐医师,我须不须要……脱衣服?」
  呵呵「嗯~……」
  装作「医师」的博士徐立彬想了想,放开满怀期待的小青的手说:「还不须要,张太太!鞋子脱下就好了,我準备一下马上就来。」
  徐立彬迅速跑到厕所,门没关上就打开水龙头洗手,一边对小青说:「张太太,让你自己舒服些!……对了,你也须要用洗手间吗?」
  小青刚把脚缩到床上,正要往床头靠着舒畅一下时,听情人问她,才觉得膀胱里涨涨的;尿液的压力,使底下那地方微微发酸,可是那感觉又蛮有特殊的快意。知道自己常常在尿急的时候,身子也会变得更性感,决定再等一会儿,待到真忍不住了才去小便,就回答说:「呃……还不用,我还没那么急。……」
  徐立彬由厕所出来,还带着毛巾拭擦两手,一幅执业医师般地走到床边;见小青身子往床里挪,为他腾出位子,就毫不客气,倚在床边坐下,同时眼中带着一种暧昧问她:「张太太,来这儿之前你提到一件事,没忘记吧!?」
  小青一脸茫然:「什么事?……」因为弄不清他指什么,又见男人的眼神有点异样,就心中好奇、却有点恐惶地猜测:「该不是问我刚才为什么讲自己『变态』,要心理分析我吧?……天哪!
  如果一经他分析、判断出我真有性变态……他还会爱我吗?……还是他也喜欢变态女人?……听了我讲的,就也用同样的方式对待我呢?「
  男人笑中更加暧昧:「就是你说的,被那个初识的男人姦污的事呀!」
  「天哪!……他终于问那件事了!我整晚担心、最不要他问、问了我我也最讲不清的,就是这件被我自己画蛇添足、对他说谎的事啊!……怎办?……我该怎么对他讲,才能自圆其说呢!?」
  ………………
  男人的眼睛,灼灼逼人地瞧着小青,像等待、也催促她坦白似的。
  杨小青咬住唇,欲言又止;纤小的娇躯在床上不安地挪动,好不容易,才开始吞吞吐吐、十分腼腆地、像对陌生人讲自己的事情般,道出她今天跟「情人」
  约会到一半,因为情绪失常、感情冲动,抛下他,却又跟那个刚认识的洋人,跑到他住处的事。
  彷彿只有用这种方式,小青才能吐露出绝对说不口的话。而更怪的是,当她面对一直微笑聆听的「徐医师」,道着这段「故事」般的谎言时,小青却把自己在强尼住处,被他用大麻、烈酒、和药物迷幻了意识;变得神智模糊、失去一切抗拒能力;任他以种种「变态方式」,整蛊得死去活来的全部经过,都形声绘影、历历在目地描述得一清二楚。
  也不知为什么,小青还特别强调:儘管她迷迷糊糊,趴在床上把自己屁股高高翘起,让强尼从各种角度欣赏、拍照;但从头到尾,他却不曾对自己的肛门,表示过兴趣。……只用鸡巴肏了自己的阴道,和他快要喷出来的时候,令自己用嘴将他吸出来。
  整个「故事」里,小青唯一没有叙述的,就是最后和强尼性交,自己陶醉在无比享受中,疯狂而放浪时喊出的话。(请参阅本文第22页)
  即使如此,杨小青对「徐医师」所坦白的「故事」,不但深深刺激了自己的性慾,也引得听故事的男人兴奋起来,裤头的隆起挺得更高、鼓成像座小山似的。看在眼里,小青心中狂喜,便不断朝他那地方瞟呀瞟的。
  可是她嘴上却又画蛇添足地说:「……本来,我以为……我暂时甩掉情人,只是让他误认我另结新欢、而产生妒嫉,使他更爱我一点罢了!……而我自己虽然跟洋人到他家,却是毫无企图的!真的,我只想跟他谈天、随便聊聊。但我万万没料到,他会那样……把我姦污了!」
  杨小青这一幅深受屈辱、泪水几乎快掉下来的模样。令自己心里都想笑。
  但她居然还忍得住,用水汪汪的两眼瞟着男继续说:「那……那我从他那儿落荒似的跑出来,觉得自己简直是……骯髒死了!
  不但背负极度的罪恶感、毫无颜面再见男友;更想到……如果我先生晓得他太太被人……强姦了,会有多震怒、还又会怎么对付我哩!……「」哦~?!是吗?……张太太,你居然还会想到你的丈夫!?……「
  「唉~!徐医师,我……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,反正觉得自己……所做的,已经对不起所有的人了,就好像……谁都有资格震怒、有权处罚我!
  甚至我自己都认为……就算是被惩罚,也是罪有应得、该当的。……「」其实……我先生那边还算其次,因为我本来跟他就没什么感情,加上,我背着他搞外遇也已经有好多回,一直没被他晓得,继续瞒下去就罢了!
  ……可是,我男友他……亲眼看见我跟那洋人走,我怎么瞒?……又怎么开得了口,讲我并没有背叛他,而是被姦污的事呢!?……「」嗯~!……嗯~……那。张太太你……「徐立彬沉思着。
  「现在,我完全不知道该不该对男友坦白讲这事?如果他真的生气了,要处罚我,骂我、打我、甚至羞辱我;……我只知道我会心甘情愿;随便他怎么惩处,我都要忍下去。……因为我实在太爱他了!!」
  杨小青以对「徐医师」装出的表白,其实也是对情人的试探。
  「嗯~!张太太,你倒真的有……强烈需要被处罚的心理喔!……可是,你看来这么纤弱的肉体,却很可能会引得男在人愤怒时,更想对你粗暴,更要把你弄到吃不消、受不了喔!」
  「天哪,宝贝!原来你也是这样,会表达愤怒的啊!……那太好了!」
  但小青仍然忖忖不安地问:「可我就是不晓得……他生气时,真会对我凶、对我动粗,让我吃不消、受不了吗?……徐医师,如果是你,你会吗!?……我起先告诉你我最爱给大男人任意处置的变态心理……倒是真真确确的耶!……」
  杨小青变了个人似的,一面脸上流露无比骚媚,一面把自己的屁股在床上难耐不堪地辗磨起来。然后,勾挑着嘴角,对男人娇声呓道:「徐医师!我……能不能请求你……装作成是我男友,用你最生气、愤怒的方式来处罚我?……我知道我这样好荒谬、好不应该!可是,也不知怎的,我就是那么需要耶!……啊,天哪!一想到被处置、惩罚,我底下就好那个……连裤子也全湿透了!」
  ………………
  「既然如此,张太太!……我就不客气了!」徐立彬由床边站起来说。
  「把裙子撩起来,捲到腰上!……」情人/徐医师凶巴巴地呵道。
  小青惊讶、惧怕交织,仰头瞧着男的犹豫一了下,才乖乖听命;两脚撑床,抬着屁股把窄裙往上扯起,一直拉到自己肚子上方。呈现出她被裤袜紧紧裹住、虽属细瘦、但仍可显出丰腴的两条大腿;和大腿顶端真正肉感的下体曲线。
  仅管她害臊似地将两腿夹并,却掩盖不住像馒头般鼓起的阴阜三角尖处,裤袜已被淫液所浸透的水渍了!……
  「把腿子打开!」还是冷酷的口气。……「打开来!」男人重覆令道。
  小青诺诺地问:「你……要对我作什么?」
  绯红的脸上虽挂出羞涩,但她还是依言照作了。张开的两腿间,裤袜当中的一大片潮湿,已经黏到底下的三角裤上。……「好羞人喔!……」
  「少噜嗦!张太太,自己去想吧!……」
  弯下腰,徐立彬的手指探到小青屄部位,隔着潮湿的裤袜,在那肿胀的嫩肉唇上。一面粗鲁地扣弄,一面轻声咒骂:「别装羞了!……你这水性杨花的女人!。明明是一碰男人就会急呼呼自动打开、让他肏、让他玩都来不及的烂屄!还敢讲被人姦污!……」
  「没有!……徐医师,人家没有。来不及、急呼呼哇!……喔~啊~!!
  你手指头搞得人家又……难过死了!……「小青急喘地唤着。身子更迫切地扭曲、蠕动;闭上眼睛,心中浮现出自己在强尼住处,张开裤袜尽湿的阴部,被他扣弄的情景。禁不住就又用英文喊出」天哪!「:」Oh,God!!……「
  「他妈的,连叫都是叫给洋人听的!……还好意思说没有急呼呼!?」
  凶巴巴骂着的徐立彬,「啪!」地一声,巴掌打到小青大腿内侧。
  小青尖声叫痛,两腿却分张得更开了。于是,他双手抓到小青腰上,扯开裤袜、三角裤的鬆紧带,往她屁股下面扒。小青立即熟稔地将两腿併拢、朝天提起,让他剥光了下体。……但她还装作害怕、祈求似地说:「宝贝!……人家。知道自己错了,对不起你……是该受惩罚、处置的,可是求你不要这样气……气得这么凶嘛!。都吓死人了!」
  「算了吧,张太太!谁是你的宝贝!?……你男友会不会处罚你,我可不知道;但换成了我是他的话,是绝对不饶恕你的!」
  「那……那徐医师,那你……就代替他、代替我男朋友处罚我好了!……反正我今天……等于已经对他失去清白,就算被你再怎么样处置,也洗刷不掉污浊了!」
  「嘿嘿,真可笑!亏你还想得到……清白?……也不瞧瞧你这裤子!……闻闻你被姦污了,还会从洞里流出来的东西!……髒不髒、臭不臭呀!」
  徐立彬把剥下来小青的裤袜、三角裤捏着,将那胯间湿答答的液渍送到她鼻子下面叫她闻。小青两眼水汪汪的、摇头闪躲,轻喊着:「不!不!」
  但同时却感到身子无比亢奋,连肚子里的尿水都发涨了!她闭上眼睛;禁不住两条腿一分、一夹,相互搓磨,带动屁股在床上辗磨起来。
  「说!……你髒不髒?臭不臭呀!……睁开眼睛看着!说呀!……」
  「我髒!……我臭嘛!……天哪!宝。徐医师!我。髒死、也臭死了嘛!
  求你就别再。羞耻人家了,好不好!……要……就快处置我吧!……「………………
  男人一言不发,把小青两手一拉,就将她扯下床,调转她光屁股的身子,面朝床里;然后叫她趴下去。小青乖乖依言俯倒在床上,不由自主地高高耸起丰臀,焦急地等待男人「处置」时,心想到:「自己在强尼住处,不也是这样毫不知羞、任他处置的吗?……为什么,为什么我每次一跟男人,就愿意随他爱怎样就怎样的支使我?!……任他要怎么玩、怎么弄都可以?……就连在被逼迫下所作的行为,都觉得特别性感、刺激得好有反应!……难道我……真是那种变态、被虐待狂的女人吗!?……」
  「天哪!……他为什么还不动手?……这样子在他眼里,屁股光溜溜的,连我自己都快性感得受不了了,他还等什么?为什么还不弄我哪?……」
  小青急得要死,正要主动摇起屁股,才突然感觉到男人呼出的热息,阵阵喷在自己的臀沟里;感觉屁股肉瓣被情人用两手扒得开开的;正「喔~」
  地一声要叫出来时,肛门眼已经被男人湿湿、热热、而且尖尖的舌头舔到了!……
  「喔~哇啊~!!……啊~~!!」小青侧着头,无比兴奋喊了出来。
  但剎时,男的舌头又跑掉了。
  「No!……No~!!……」小青急得大叫。雪白白的臀瓣连连颤抖。
  「啪!。啪!!」一连两个掌掴,打在小青的屁股嫩肉上,清脆发声。
  「哎~哟!!痛……痛啊!!」
  小青两手扯住床单惨叫的同时,不知为什么却狂扭着屁股。直到她一腾、一落的肚子,压在床上,把热热的尿液都挤了出来,她猛烈收缩臀瓣,想把小便忍住时,才发现自己的性亢奋高涨到极点,也正是因为屁股被男人打出来的啊!
  「他妈的,张太太!居然还敢要人舔,真够贱!也不想想,你口口声声说没有被姦污到的屁股眼,是香的、还是臭的!……给我起来!……到厕所去,把你全身的洞洞都洗乾净!……」
  男人的呵令,使小青狂喜,立刻从床上撑起身,调转过来却低下头不敢看他,急忙扶起乱成一堆的衣衫,奔向厕所。
  ………………
  在浴厕间里,小青打开浴缸水龙头放了水,正要脱衣,看见马桶,禁不住肚里的尿涨想坐下小便时,才发现自己急着要让情人「处置」,竟兴奋得连厕所门都忘了关。……正好这时,徐立彬就出现在门口,手里拿着小青从小店买来的那包三角裤,一面递给她,一面笑着说:「忘了拿你需要换的……东西吗?」
  小青红着脸接下三角裤,轻声说:「谢谢,你好仔细喔,徐医师!」
  男人拉着小青的手,换了像另一个人的口气,和蔼地问:「小心肝,还叫我Dr徐呀?……你真的喜欢玩角色变换的游戏啊?」
  杨小青知道男的现在已经变回为「情人」,便换成本来的自己,脸上充满亲切的表情,主动踮起脚跟,吻了男人一下。也笑着答道:「嗯!宝贝,很好玩耶!没想到,你好会装腔作势喔!……我几乎都无法分辨,还以为你是『变态』的。徐医师呢!」
  「那~,你还要继续玩下去?」徐立彬搂住小青,两手捧着她的光屁股。
  小青点头回应时,刻意摇着圆臀,发出满足的歎声。抬起头,两眼媚兮兮地瞟着男的说:「只要你喜欢,我自然奉陪到底呀!……再说……我这辈子跟男人,从来没爱他爱得这样发狂;却同时……又觉得跟他亲密无比;好像……他已经爱我爱了好久好久,不管我做什么都可以、也都没关係了!……」
  徐立彬彷彿明白小青心里的感觉,揉在她屁股上的两手也变得温柔无比。
  没等她讲完,他就以唇吻住了小青的嘴,分开后,却又问:「……即使是你在情绪冲动下、搞另结新欢……他都不在乎?这……未免太离谱了吧!……嗳!嗳!……你指的这个他又是谁呀!?……张太太!
  ……别打哑谜好不好,你的情人可以任女友随便跟男人上床,可我不见得会原谅她呀!「小青裂嘴露齿笑了,回情人的话:」那宝贝,你。不也在打哑谜吗?「
  说完,她才把脸凑到男的胸口上,抬头嗲声嗲气地说:「宝贝呀!……我的医师情人~!Dr徐~!……我说角色变换的游戏好玩,就是因为怕情人不肯惩罚我,只好找你装成徐医师,来代替他嘛!
  ……宝贝!别讨论了行吗?……你看!你的东西……都软掉了啦!「杨小青主动抚摸男人裤头的隆起物,想将它搓硬。但发现揉弄一阵,它还是软的;急切起来,就更媚着两眼、轻噘薄唇对他呓道:」宝贝!……人家身子髒髒臭臭的耶!得洗乾净了才能玩。……你愿不愿意看我洗澡?……「小青轻轻逸出男人的怀抱,一面脱衣一面问:」……看我光溜溜一丝不挂,在你面前把全身上下所有的洞洞、里里外外,全都仔细清理好,然后再给Dr徐处置?……嗯~?「
  徐立彬的鸡巴,这才又膨大、鼓胀起来,把裤子拱得像帐篷似的。令赤裸的小青看在眼中,心花怒放、连嘴巴都合不拢了。
  她熟稔地撩起秀髮、将淋浴用的塑胶发罩戴上;弯下腰,伸手探了探浴缸里的水温;然后,两眼充满期盼盯着男人的隆起物,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,瞟着他说:「啊!你东西好像马上……变大了耶!……我身材长得……不是挺好,可至少脸蛋还不难看。……喜欢吗?想不想在我见徐医师之前,先跟我一起洗个澡、一起……玩玩?」
  「与面貌姣好如你的美女共浴,何乐而不为?……」
  男人一面说,一面把衣裤也脱得精光,跟小青袒体相裎、肉贴肉依偎着;与她一齐蹅入浴缸,面对面坐进了水里,开始互相拂水洗涤。小青乐得像小孩儿偷吃糖果般咯咯笑,连说:「真好玩!……」。徐立刻见她开心,也哄小孩似的讚美:「张太太,你脸蛋的确蛮漂亮的!尤其,这对会说话的大眼睛;和一张既会讲话、又性感无比的嘴儿;既使顶着塑胶帽,还是令人一见了就要想入非非哩!
  ……「小青被夸得笑裂了嘴,但瓢水往男人肩上淋时,却又不满意似的歎着:」唉!没办法,已经有了老公,在外面洗澡不能不戴塑胶帽……再有,就我是身材太不如人了!……尤其是胸部……「
  「其实……你的身材不差呀!」男人两手在水下面摸着小青说:「……奶子虽然小点,却还够吸引人,下面也蛮有曲线的,我相信徐医师看了,他鸡巴一定会硬的!……对了,张太太!咱们可别只顾着玩,却没把你的污浊洗净,待会儿让徐医师检查出来,会不高兴唷!」
  小青听情人又将「徐医师」说成了另一个人,便念头一转装作认真地问:「真的?徐医师那么凶呀?……那。那我能不能就请求你,帮我洗?……帮我弄乾净?……尤其,洗我自己看不到的……两个洞洞的地方?」
  「行呀!不但可以,还非常乐意服务哩!……只是,不知张太太愿意如何谢我呢?」反问时,徐立彬已在水中将小青的手拉到他的鸡巴上。
  小青立刻将男的大肉棍握住、搓弄,同时妖媚地勾起嘴角说:「我可以吃你的……大东西呀!只要你喜欢,爱肏我嘴巴,戳多久都由你,甚至射在我喉咙里也行!……可你也要答应,一定把我那两洞洞澈底洗乾净唷!
  ……「」射在你嘴里,恐怕不行咧!……徐医师他,最讨厌女人喉咙里有男人的精液味道了!……我看我,只能让你吃过以后,洒到你脸上、或屁股上,再帮你洗掉。「男人担心似的说;小青也撇起嘴角歎道:」哎哟~!他怎么那样坏嘛!连你都那么怕他!我……会怕怕的耶!「
  小青往徐立彬怀里挤,他环抱住她纤小的身躯,将她姿势调转成背靠着他。
  双手伸到小青瘦怜怜的胸脯,一边挑弄小小的乳房,一边说:「别怕,张太太别怕!……徐医师人没那么坏,他只在处置女人的时候,才装成凶巴巴的大男人。不过,你不也正是……最偏爱那种对待吗?」
  奶头在水里被男人轻轻扯着,小青仰起头,发出异样的哼声,歎着:「噢~喔!!奶子。好舒服了!不过我还是怕他……会太折磨人耶!」
  「不致于吧!……如果你洗得乾乾净净,像个一尘不染、天真无邪的处女在他面前,他怎会好意思再凶呢?」说话时,男人的手却没停。
  「哎哟~,别糗人家了!……徐娘半老的,还处女啊!?顶多只能讲今天…
  …我的屁股还没让人玩过,还是处女啦!……噢~呜!……宝贝,你手捏轻点嘛!人家好敏感的奶头,被你掏痛了!「」喔!对不起,张太太!我一时忍不住……「
  徐立彬停下手,把湿淋淋的小青扶起,站在浴缸里,吻了她肩头一下说:「来,我帮你全身搓香皂!……」
  杨小青两眼闭着,开始享受徐立彬的服务。感觉他的双手,在自己全身的曲线上下游走,滑溜溜地在凝脂般的肌肤上搓擦。想到:活了一辈子,都到了这种年纪,还有一个男人如此细心帮自己洗涤身子;不禁感慨万千,也忍不住他两手在肉体上的刺激而发出陶醉之声了!
  「嗯~!!……啊~~哦!!……哦~!」
  ………………